数码资讯-科技资讯-面试技巧 -校园资讯-软件资讯 -戏剧歌舞 -灯饰资讯-家电资讯-趣闻趣事-家居生活 -旅游资讯-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 正文

风流女漂在江湖 “舞厅情人”原是连环杀手">风流女漂在江湖 “舞厅情人”原是连环 ...

2020-07-31 21:14:01  来源:盛发生活网  

一个周末的晚上,爱跳舞的小周被杀。犯罪嫌疑人赵启国落网后,很快供认了罪行。令他始料不及的是,他的“反常表现”非但没有使侦查人员盲目乐观,反而引起了他们更多的怀疑。经审查,这个赵启国是个“连环杀手”,手中还欠着另外一条人命。  风流女“漂”在江湖  现年38岁的小周是吉林省吉林市人,几年前就离了婚,孩子一直跟着丈夫过。独身后她没有了约束,经常在舞厅消磨时间。她去的舞厅一般比较固定,主要是“松江舞厅”等两三个地方。去跳舞之前,她一般都会先打电话约好舞伴,因为她不愿意被舞厅里的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纠缠。其实跳舞并不是她的主要目的。  作为一个眼看快奔40岁的离婚女人,小周已经把一切都看淡了。她觉得,人活在世上还是实际一些好。吃好喝好玩好乐好最重要,其它一切都是虚的。她常常在跳完舞以后领一些她认为比较稳妥的中年男子回自己的住处过夜。而领男人回去过夜也并不是为了钱。这么多年来,小周做过很多生意,虽然没有挣过大钱,但也不至于为了钱而把身体当成交易。她甚至认为那种把钱和身体放在一起进行交易的女人真是可怜。别说自己还没有穷到那个份上,就算有朝一日真到了身无分文的地步,她也绝对不会去干那一行,“宁可去乞讨”。  小周与赵启国是2001年在舞厅里认识的。认识后,她认为赵启国“比较可靠”,于是照例将他领回住处同居。本来小周只想和他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一段安稳日子,没想到,当年4月,她在出卖自己的歌厅时出现了差错,被买方告到了法院。法院判她败诉,赔偿对方两万元钱。事件发生后,小周心情非常郁闷:两万元辛苦钱与其白白赔给对方,还不如跑到外面去躲一段时间呢!于是,她告诉赵启国自己有事需要外出一趟,把房子租给了别人,又向赵借了3000元钱,然后拿着大包小包跑到青岛。 两年后,她觉得案子应该差不多平静下来了,就又回到了吉林市。百无聊赖的生活是没有色彩的。小周仍旧住在原来那间房子里,寂寞常常在夜晚困扰着她。她又去跳舞了,并且隔三岔五地带男人回家过夜。虽然积蓄不多,但也够她花一阵子,将来怎么办?她不去想太多,过一天算一天吧。  赖人钱惨遭毒手  2004年9月29日是个灰蒙蒙的日子。这一天,小周又去她熟悉的“松江舞厅”跳舞,人群中遇到赵启国。两个人一见面就热乎得不得了。舞会还没有散,他们就先退了场,找了一家饭店边吃边聊。饭后,小周付完账,对赵启国使了个眼色。赵启国心领神会,什么也不说,紧紧跟在小周后面,去了他们曾共同生活过两个多月的房子里。一番“温存”过后,两个人懒洋洋地躺在床上聊一些琐事。  小周说:“我在青岛虽然没挣到什么大钱,但也算开了眼界。人呀,到什么时候都不能缺钱。我现在就想找个项目投点资,让钱生钱。”赵启国半开玩笑地说:“你有钱投资的话,不如先把去青岛前借我的3000块钱还我吧,我现在手头很紧。”一听这话,小周有些生气:“你在我这儿住了两个多月,各种花销都是我支付的。从AA制的角度来说,你也应该负担一份。我不要求你给我钱花,但总不能光花我一个人的钱吧!”说着说着,两人吵了起来。 小周性格本来就有些自闭,哪里经得住这番刺激?于是破口大骂赵启国,让他脸上非常难堪。赵启国灰头土脸地从床上起身穿上衣服,想尽快离开这里。但是他又想要回自己的3000元钱,心里很矛盾。他站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继续与小周“讨价还价”。小周仍然拒绝还钱。两人僵持到晚8时左右,赵启国终于失去了耐心,趁其不备,突然操起放在墙角的擀面杖猛击小周头部。  小周当场被击倒后,赵启国又扑上去狠掐小周的脖子。赵启国开始在房间内翻找东西。他将小周红色的背包打开,惊喜地发现里面有一部“迪比特”手机、金手链和几百元现金。他没有多想,便将这些东西全部揣进衣兜,扬长而去。  作案人避重就轻  9月30日一整天,小周的房门一直虚掩着。邻居知道小周的为人,因此没有太在意。直到10月1日才有个邻居拨通了警方的电话。吉林市公安局龙潭分局的民警很快赶到现场。一进屋内,就发现了床上已经面目全非的小周的尸体。警方展开了深入调查,将侦查重点放在20多名与小周有过密切接触的舞伴身上,赵启国也被纳入视线。 10月8日下午,赵启国与人约好在吉林市某中学门口见面。他哪里知道,警方已经对他进行了监视。当晚7时,赵启国出现在中学门口,刚刚点上一支烟,突然几名大汉将他围住。赵顿时紧张起来:“你们要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你还知道什么是王法?我们是警察!”刑警大队长姜国清回答道。审讯室内,赵启国气焰十分嚣张,拒不交代罪行。  就在审讯的同时,专案组已经派出了得力侦查员持搜查证对赵启国的住所进行了搜查,搜出了小周的金手链和化妆品。面对大量人证物证,赵启国不得不如实交代杀害小周的犯罪行为。在长达三个小时的第二次审讯过程中,他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抵触情绪,而且镇定自若,对答如流。“你是初犯么?”民警问。“是呀,我第一次杀人。”赵启国面无表情地回答。  连环案真相大白  一般来说,初次杀人的凶手在交代案情时,总会有各种不正常反应,或痛苦流泪,或局促不安。而赵启国怎么会这样冷静呢?是不是还有其它重大问题没有交代?专案组里有人突然想起,他们在舞厅走访时曾获得另一条重要信息:大约2003年国庆节期间,曾经有一个经常在“松江舞厅”跳舞的女子被人掐死后,尸体被全身赤裸地扔在昌邑区莲花街火车道附近。他们敏锐地感觉到,这两起案件的被害人是同一舞厅的人员,而且作案手法也有些相似,会不会是同一人所为呢?为了搜集充分证据,刑警立即赶赴赵启国住所,进行新一轮更细致的搜查。 这一次他们找到了几件年轻女子的牛仔上衣、牛仔裙、内衣。这些衣物让刑警们感到有些迷惑不解:赵启国离婚后一直未娶,单身生活已经很多年了,这些女人的衣物从何而来的呢?专案组又调阅了去年昌邑区的有关报案材料,其中详尽记录了那名被害女子所着装束与体貌特征,与从赵启国家搜出的可疑衣物竟非常吻合。随后,又将赵启国的指纹与当年犯罪嫌疑人遗留在抛尸现场的指纹进行比对,发现二者完全一致。赵启国再次坐到了专案组面前,但这一回已经没有往日的镇定自若了。 他如实交代了自己去年“十一”期间所干的另一起血腥勾当。2003年国庆节前夕的一天晚上,赵启国在“松江舞厅”跳舞时结识了坐台女小张。小张愿以200元钱的价格去赵启国家“过夜”。事毕,赵启国从卫生间出来,正好看到小张在翻他的钱包,不禁勃然大怒:“你怎么敢偷我钱!”说话间,赵启国扑上床与小张厮打在一起。身体瘦弱的小张哪里是他的对手,被他压在身下不能动弹。赵启国用手狠狠卡住小张的脖子。不到两三分钟,小张就窒息而死。(据《检察日报》报道)
东营治疗早泄哪家好 dy.jnlxqph.com